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幼儿动物英语 >> 正文

布尔迪索亲笔信:糖果盒的情书这里真的有爱情--_1

日期:2019-1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布尔迪索亲笔信:糖果盒的情书这里真的有爱情

原标题:布尔迪索亲笔信:糖果盒的情书 这里真的有爱情

今年的解放者杯决赛在一对死敌博卡和河床之间展开,这两场南美足坛有史以来最巅峰的对决也充满了故事和事故。也许看惯了欧洲足球的球迷们对发生在魔幻南美大陆上的新闻有些难以理解,但是对于两队球迷来说这次对决对他们的意义比我们能够想象的要重得多的多。近日曾经效力过博卡的阿根廷后卫布尔迪索也在《球星讲堂》上向大家讲述了他与糖果盒球场的故事,也许从他的讲述中我们可以一窥这场德比的独特之处。

布尔迪索:

我将给你们讲述一个爱情故事,但是这却是别样的爱情故事。这是关于一座球场的故事。你们知道吗,这是世界上最特殊的一座球场,她的名字叫糖果盒。也许你们已经听说过世界各地的人说过别的球场类似的话,但是相信我,在我心中他们说的都没错,只是博卡青年的主场就是不一样。

跟你们很多人一样,我也曾作为游客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去参观糖果盒,那是在我13岁的时候。我依旧记得我初次见到她的场景,那还是旧的糖果盒,还没有翻新。尽管球场空无一人,但是我依旧感受到博卡的神话。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阿根廷首都。

我出生于科尔多瓦省的一个小镇子——阿尔托斯德齐彭。对于小孩子来说,这是一个完美的镇子:这里共有1500名居民,每个人都互相认识,村镇生活就仅限于一平方公里之内:所有的故事都不会超过10个街区。

在镇子内部的家庭总是豪门球队的粉丝而不是当地球会。我的家人就一直喜欢博卡青年。对我来说,博卡不仅仅是一支俱乐部,它是我所支持的俱乐部,能够为他们效力是我都不想去想的梦想。

博卡是阿根廷最豪门的俱乐部,但是也请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在我童年的80年代,正是博卡的困难时期。球队不光拿不了冠军,还有很多问题。我还记着我的第一件博卡球衣,这是他们夺得1989年南美超级杯冠军时的款式,这也是我经历的第一次夺冠。我很珍惜这件球衣,这还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礼物,这件球衣是众多球衣的第一件:我还有1992年的那件、1994年的那件……

当时我想成为一名中场,一名5号。阿根廷的每一个孩子都梦想着成为雷东多,不过我却在追随两名博卡球员:克劳迪奥-马兰戈尼和布拉斯-古塔。当然,阵中的神话是马拉多纳,尽管我更喜欢“大头”鲁格里。但是,我的真正的偶像,我的头号英雄是布尔迪索。埃尼奥-布尔迪索。

我爸爸埃尼奥曾是一名球员,他是一位铁血的中卫,他曾在学院队的一线队踢过一年,之后又辗转多家球队——先是当球员,然后是教练。我曾跟随他潜入替补席和更衣室。我爱足球,爱足球的方方面面,我也曾在当地赛事中踢过并且踢的很好。

一个小镇孩子能有这样的生活简直是完美。你只需要踢球,没有任何危险,没有任何要担心的。但是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这是众多阿根廷小孩都要面对的事情。当你十三四岁时,你必须要做出决定。你打算从事足球行业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你需要远走他乡。离开完美的小镇,离开你的家人。我说十四岁是因为那是我离开的年纪。我跟我爸爸谈话,他尽他所能给我创造了一次机会,我抓住这次机会去纽维尔老伙计队参加了试训。在90年代,这可是一件大事。当时需要从家里做四个小时车,但是这依旧是一个应该去的地方。

第一年,我感觉孤独难以忍受。你孤身一人:尽管与其他很多孩子生活在一起,但是同时你却在思念自己所错失的一切,思念朋友们正在做的事情,思念一个14岁男孩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有一个特别的想法一直在折磨着我:我将再也不会与父母住在一起了。

踢足球是与现实对抗的法宝。我被派到纽维尔三队,踢着一个当地联赛。但是我根本没有上场机会,即使是在三队。这对于很多孩子来说都是一个转折点:你孤身一人,你很痛苦,你想回家吗?

不!绝对不!

我不能让我的梦想如此轻易溜走!即便是他们因为需要精简阵容而与我解约让我免费走人时。

我很困惑,我进行了反思并设定了一些目标。我惯常于此。我告诉自己,有两条打入甲级的道路:一条是给那些天赋异禀的球员的,那些人十七八九岁就能实现;另一条路比较漫长,是给那些坚持不懈、敢于牺牲、坚定不移的人准备的,这也是我必须要选择的路。只要热爱足球,我认为在22岁或23岁就会兑现梦想的。但是我必须首先在某个地方在青年队比赛,这是肯定的。

然后一个我认识的人告诉我,我们可以去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试训。我还以为是一只小球队,当我们驱车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后,他告诉了我那个神奇的名字:博卡。我挚爱的球队。

最开始我还以为他疯了:我问他“这样直接过去是不是太过分了?他们刚刚三连冠。”

“他们正在寻找你这个年纪的中后卫。一切会很顺利的。”

他继续开车。我的心跳开始加速。

哦,让我来告诉你们当我向我爸爸爆料这一消息时他说怎么反应的。他跟我说:“听着,如果他们签了你,我会把手头的车换辆新车”。这句话唯一的小瑕疵是他根本就没有车,所以知道他是什么态度了吧:他在开玩笑,他根本就不信这会发生。不过这也确实是正确的态度。博卡是一家豪门,而我则要脚踏实地。

我参加的第一堂训练课并不是在糖果盒。青训营还在等待着新场地的竣工,于是我们在萨缅托公园训练——这是一座私人公园。我觉得我表现的很好,直到真正的试训开始:新来的对阵博卡球员。这场试训很糟糕……好吧,这也正常。我们被灌了个11比0,但是令我惊讶的是我被通知来与博卡球员们一起进行第二次试训。

你们知道为什么他们把我叫回来吗?这是一个搞笑的故事,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一天你踢的真烂。”青训主帅若热-戈里法后来跟我这样说。打算他发现每一次我们丢球后,我都会跑过去从球门里将球捡出来,一脸愤怒但是又在尝试着鼓励着队友。一次、两次、一次又一次、甚至到11-0之后。“那个孩子,我们需要继续观察他。”戈里法对助教说道。于是我被叫回来跟他们一队踢球,而不是作为对手,突然梦想成真了。在第二次试训后,我被要求再次来试训,然后最终被邀请留下来了。

突然间,我就住在了博卡区里边,就在糖果盒旁边。在我的床边放着家人的照片,在上面我写着:“踢球是来自上帝的礼物,离开家人是这项运动的一部分。”我每天都想念他们,但是这就是球员的生活。

提醒你们一下,我在22或23岁才能打上顶级联赛的目标完全错了。我16岁与博卡签约,18岁就上演了一线队处子秀。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是因为我改变了自己的心态。

纽维尔的感觉更像是一所足球学校,他们教你如何正确的接球,如何在后场发起进攻。博卡则不同。在博卡你需要更实用主义。你需要压缩自己的表演欲来为球队服务。这并不是我的踢球风格,或者我想象的踢球风格,直到我开始想:好吧,他们让我这样踢,我就这样踢。我接受了这种方式,这就是此后我整个职业生涯所扮演的角色。

在足球中没有什么事是完全出乎意料的,每件事都有一个过程,而我的过程进展顺利。

“布尔迪索,尽快致电俱乐部秘书处。”

这是我在参加完阿根廷U20的热身赛后回到博卡宿舍时发现的一封信。我一头雾水的打了过去,我被要求第二天与成年队一起训练。

当我和两名新人一起到达时,博卡当时快要赢下六年来的第一座冠军了。当时压力非常大,但是主帅比安奇在第一堂训练课前看到我们坐在一个角落就过来跟我们说话,他询问了我的家庭,询问了我的踢球风格,并祝我好运。

第二天我赶到报刊亭买下了所有的报纸。我的名字在上面,我真的是一名博卡球员了。

当我第一次被招入替补席时,我还记得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坐下来,开始回想离开家人的四年时光,我知道这将是一个句号。两周后,我爸爸妈妈都在看台上,当我觉得自己又要坐上替补席时,球员通道边上的一扇门打开了,出来的正是比安奇:“尼格拉斯,你今天首发。”他这样跟我说。我突然感觉一股热流涌向身体,但是同时我也觉得这是一次机会,这是人生的唯一一次机会。是否抓住它取决于我。

成为博卡球员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糖果盒是一座独特的球场,如果没有适应你很难在这里比赛。作为一名后卫,一名喜欢喊话的后卫,我还从来没有进过一个我连边上后卫说话都听不到的球场。你可以喊,但是他却听不到。

声音真的很吵。

作为博卡球员,你会习惯这一点的。但是对于客场球员,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这就是为什么说糖果盒很恐怖的原因,她太吓人了。相信我,也许有些人说话不是那么大声,但是他们肯定很有自信。

你在这里不光光是比赛,你也是在与脑海中想了多年的画面一起比赛。整座球场在你头顶,而不是你的周围,这也是她的名字的由来,就像是身处一个巨大的巧克力盒子中。

在欧洲我发现很多队友对博卡和糖果盒感到好奇。在国米时戴维斯第一次跟我接触就是告诉我他想要为博卡踢球。德罗西也是一名博卡死忠,而他跟我说了很多次他的梦想就是在那里踢一场比赛。林孔和西里古都想成为博卡球员。你会觉得自己是一名俱乐部大使,一名糖果盒大使。

我作为球员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训练课上,你看到的是一个沉睡的巨人,正在等待着。然后我在预备队在死忠球迷面前踢了自己的第一场比赛,你们都没法想象这有多神奇。

你开始为进入糖果盒的仪式进行准备是在球队大巴进入博卡区时,那里有很多当年意大利移民居住过的小房子,还有鼓以及挥手高歌的球迷们。

最特殊的时刻还是当你从更衣室前往草坪时,在球员通道当你看到楼梯时气氛达到顶点。这并不是普通的楼梯,它们很窄,而且超级陡峭。

你需要独自一层又一层的爬上它们,这里都没有空间让你与队友肩并肩。当你准备好爬上它们时,你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一小块天空和一面挥动着的告诉球迷们球员要来了的旗帜。歌声和喊声突然变大,因为你进入了球场,进入了斗兽场,进入了战斗将要进行的地方。

我称之为传送门,一分钟前你还在通道里跟队友进行最后的对话,一分钟后你就身处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博卡神话的秘密就在这里,就在这段走廊。

球迷们正在唱着一百年前就在唱的歌曲,声音越来越大,因为他们知道你要出来了,你会感受到震动,感受到墙在移动。

她在跳动,人们是这样说的。糖果盒就像是一颗跳动的心脏。她真的很特别。

声音真的很吵。

在其他任何地方我都经历不到这一点。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太独特了,这在欧洲的球场永远不会出现。很难去用言语解释,我们距离只有两三米,但是却彼此都听不见。在这一刻,球迷甚至比球员还重要。

对于博卡球员,最重要的比赛就是对阵河床。这也是我身披博卡球衣的首场比赛,是在青年队:客场对阵河床。我们1-1打平了。比赛前夜我根本没有睡着,而在比赛之后几个月我都在脑海中回忆那场比赛。

几年后当我们在2000年和2004年解放者杯面对河床时,我的焦虑完全不一样了。作为一个球员,你已经学会了无视那些压力。我们每个人都曾经跟比我们踢的好的孩子一起踢过去,但是他们却没有走上足球之路。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卸下包袱,你永远都无法抵达最高水平。有时候,压力是好事。但是对于重要的比赛,你必须不要去想后果,去抛开它。即便是在比赛中,你也必须一下一下的比赛。如果你被过了,并不意味着下一次还会发生同样的事,将这看做是一次提醒并且重新开始。如果你总是想失败的后果,或者如果没有取胜会发生什么,那么你死定了。

话虽如此,但是当我作为一名博卡球迷观看解放者杯决赛首回合比赛时,我却感觉到了多年未有过的紧张。如果把我放在球员的位置要跟他们说些什么的话,如果我能告诉他们些什么,那就是想想生活正在给你带来一个美妙的机会吧,能否抓住它取决于你自己。动力,而非压力可以让你实现一些从未实现过的事情,给你一些从未有过的东西,能让你踢出从未踢出过的比赛。

不过还没忘我跟你说过这是一个爱情故事?好的,这真是一个爱情故事。没有多少人知道,糖果盒也是我遇到妻子玛利亚-贝伦的地方。就在那里,在走廊里,我在那里第一次遇见了她。她对足球一无所知,自然她也不知道我是一名球员。现在我还能指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准确位置,就像我是一个GPS一样。现在想来可笑,这一切都要感谢一次采访。

我们在更衣室内有很强的个性。老球员们不喜欢年轻球员跟媒体交流。“哦,你竟然敢接受采访?”他们会这样告诉你。你可以感受到压力,这就是一门保持低调的课,首先是在球场上,然后是跟记者的交谈。博卡是一家豪门球队,一些年轻球员在刚刚起步时就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因此我们的老球员们会提醒我们。

但是在日本的洲际杯比赛击败皇马后,我接到了博卡广播节目的一次邀请。我犹豫了,邀请还包括参观位于公寓楼的工作室以及共进晚餐。自助餐,你可以随便吃!“你可以带着青年队的朋友们一起来。”因此我带了五名朋友,我们一起吃了那顿大餐。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邀请我的记者的名字:埃莫森-伏尔泰。

几周之后,在一场面对科布雷罗阿的比赛之后,我再次遇到他。通常情况下我都不敢停下来,别忘了我刚跟你说过接受采访的事。但是我看到了这个人,他就是带我去吃大餐的人。

在他身边有一群学生在为了大学课程进行某项活动。玛利亚-贝伦也在其中,她当时学的是社交通讯。她其实并没有看比赛,她对足球根本不感兴趣,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座球场。她在走廊里等着,这些学生中的一个问我是否能够回答一些问题。我看到了她,然后我停了下来。

这就是我们的相遇。如果仔细想一想的话,这要归功于一家小广播工作室的采访,归功于一顿可以大吃特吃的自助餐,当然也要归功于糖果盒。

现在我才意识到这是我第一次说这个故事。这就是我所能说的,我的这身博卡球衣给了我梦寐以求的一切。

在这个梦想成真的特殊地方,我的个人生活和职业生涯的所有点连接成线。那个身穿超级杯冠军球衣的小孩,那个在首次参观就被迷倒的少年,那个抛弃一切来实现梦想住在这里的青年,我的整个职业生涯,那些冠军,那些队友,那些更衣室内的对话,解放者杯上上演的超级德比……以及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安吉丽娜、法昆多、艾米莉亚,我拥有的美妙家庭……对我来说,一切都在那里,在那个神奇魔幻的地方。

那个通道里的楼梯不仅仅象征着我的事业,也象征着我的人生。我每天都会踏上那些楼梯,而且我很喜欢。

(搜狐体育独家出品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责任编辑:

相关标签:pes2018  实况足球2018  实况足球2017  完全实况  http://www.zgzqlm.cn山东癫痫专家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什么地方伊春癫痫病研究医院老年人容易得癫痫病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