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运动裤配衬衫 >> 正文

【家园】感情边缘(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孔东在书房里看书,他翻开的是一本大部头的《外科学》,明天有一台胃大部切除手术,今天晚上他得作好准备。他拿出素描纸,在纸上描描写写,一个如热水袋般的胃的草图就画出来了,人生果然没有白学的技能,当年,他学过两年美术,现在即使是当了医生,绘画的技能也能用上。他上医学院的时候,大家都喜欢抄他的笔记,不但内容清楚,而且画的图也栩栩如生。

老婆洋子在客厅里练瑜珈,她在一家公司做文员,下班后最大的爱好就是健身,她刚刚过了38岁的生日,但依然身材苗条,气质优雅,少女感十足,依然是20出头的样子。岁月给了她打了一针防腐剂,永远保持在青春的状态。

可她自己明白,这不过是假象,在厚厚的粉底下,她的鱼尾纹若隐若现,生过孩子的肚皮,已经松松垮垮,少女时可不是这样,少女时的肚皮是紧致的、圆润的、像草叶上的露珠,现在的她,像那坏掉了水果,外皮还是光鲜,内心却已腐烂。

真正鲜活是20多岁,那时候,她小姑未嫁,有许许多多的男朋友,却一个也看不上眼,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谁,家里也介绍了许多的对象,结果挑挑选选,就到了29岁。家里着了急,觉得女生到了30,就像在菜场里被选剩的黄瓜、白菜一样,要被贱价处理,这种焦虑感也影响到了她,她突然就进入了一种渴婚的状态。有人给她介绍了在市立医院做外科医生的孔东,她迅速进入了状态,认识半年之后,两人就结了婚。

结完婚,洋子马上就后悔了。孔东在医院资历浅,意味着他要花大把的时间在工作上,每天有写不完的病历,做不完的手术,手机24小时开机,以备随时待命,一年365天,不是在上班,就是在上班的路上。这个职业从没有容错一说,时时刻刻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这养成了孔东谨慎的性格,他做什么事,都会考虑再三,从不会冒进一步。

这种性格和洋子从来都不合拍。洋子喜欢去酒吧喝到深夜,醉醺醺地回来,那种自在放荡的感觉,使她飘飘然,走在路上,那种左右摇晃的感觉,实在是爽得不要不要的,反观孔东,他滴酒不沾,他永远要保持最清醒的状态,以便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洋子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来火,在他的生活中,永远没有放松,永远是一副危险就要降临的样子。洋子喜欢的男人是个大英雄,带着她在草原上骑着白色的大骏马,一路飞驰,不停在风中大喊:“洋子,我爱你!”

洋子幻想过,要和孔东一起去自驾游,开一辆大切诺基,行驶在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中,放眼过去,看不到人烟,天地之间,就剩他们两个。在夕阳中,老公开着车,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抽着烟,她就在站在车里,挥舞着纱巾迎着风跑,耳旁是呼呼的风声,扬起的灰尘和烦恼被风刮得九宵云外去。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洋子就越觉得这只是个梦,永远都不会实现。孔东总是没时间,他不可能休息那么久,那比杀了他都难受,他爱呆在医院里,他喜欢那些药水味和消毒水味,他看着那些糜烂的胃,像看他的初恋情人一般着迷。再说,孔东也不抽烟,他认为烟草可以影响人的神经,他需要敏锐的感觉。

她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她已经习惯回家就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她看了看手机,是陈凯发过来的:在干嘛?

陈凯是她大学同学,也是她的前男朋友,两人在大学里郎才女貌,又是老乡,当大家以为他们会成双结对时,他们却也和很多大学的恋人一样,毕了业就分了手,往后再无消息。

半年前,洋子有一次去酒吧玩,偶然遇到了陈凯。面对着旧日的恋人,没有一点感觉当然是骗人的,但洋子也知道自己已婚妇女的身份,不适合和他走得太近,但日子这样平淡无聊,她渴望找个人聊聊天,这个人她希望是孔东,但孔东不适合聊红酒、聊骑马、聊长途旅行,他只有对着那些坏掉了的胃,才会两眼泛光。

洋子和陈凯聊天很有节制,比如他问“在干嘛?”,她会回一句:“才做完瑜珈。”

如果对方说“我想你”,虽然洋子在笑着,却还是默默地关掉手机,删掉所有的聊天记录。

今天晚上,陈凯没有说“我想你”,而是问:“星期六晚上,我们去露营,你去吗?”

洋子看了这条信息很久,她是想去露营,但心里有一条底线横着,她怕跨过了那条底线就再也回不了头。

她走到书房,孔东还在电脑上摸拟手术的过程,看见她进来,就说:“老婆,怎么还不去睡?”

“老公,星期六我想去露营,你去吗?”

孔东想了想说:“星期六晚上,我要上课,你去玩吧,要注意安全。”

出了书房,洋子靠在墙上,很久很久,她想: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不要的,别怪我。

星期六的下午两点多,一群男男女女,约有10多个,男人们统一都是野战服,戴着墨镜,女人却是穿成各式各样,花枝招展,像一朵朵山花般灿烂。洋子一身轻装上了陈凯的车,那是一台具有越野风格的吉姆尼,最适合去露营。

露营选在龙羊山的山麓,那里树木稀疏,地面平坦,是一个露营的好地方。

晚上,墨蓝的天空漂着几朵浮云,一会儿游荡到东边,一会儿游荡西方,自由自在地玩乐,洋子看着那些棉花一般的云朵,想着自己要是能这样自由就好了。

龙羊山麓,露营的人们搭起了帐篷,点起了篝火,男男女女在火堆旁游荡,他们笑着,扭着,不时碰一下手中的啤酒瓶子,然后灌下一大口酒,酒顺着脖子流到他们的胸前。

陈凯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洋子,他盯着洋子,目光闪烁,在火光映照下的洋子,眉眼含笑,美得令人窒息。

半夜,火堆熄了,人们坐在帐篷边聊天。没有城市灯光干扰,这里的天空纯净湛蓝,遥远的天空里,无数的星星在闪烁,像一颗颗闪闪发光的宝石。

陈凯指着天空的一角说:“看那里,南方天空里最著名的猎户座,最显著的标志就是由四颗一等星组成的四边形。你还记得吗?大学二年级那年,我们去信阳的鸡公山旅游,在那里住的那个晚上,我们去山顶看星星,你当时就教我怎么认识猎户座,到今天,我都没有忘记。”

四下里万籁俱寂,只有草丛中无名的虫子在低声吟诵一首首情诗。洋子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响起来,如同鼓点一样,越擂越起劲。她感觉自己的腰被一只大手给勾住,凑上来的脸热气腾腾。她吓了一跳,似乎被一条蛇给触碰了一下,她用力一把推开了那条蛇。

被推开的陈凯很受伤,他低低地呢喃:“洋子,我爱你!”

这一声和着虫子的轻鸣,如同一颗炸弹扔进了洋子的心里。

陈凯轻轻地扑过来,把洋子压在身下,低低地说:“洋子,我爱你。”

洋子说:“起开。”

“就不。”

洋子用膝盖狠狠地撞了陈凯小腹一下。

陈凯疼得在地上乱滚。

洋子抬腿就走,她用脚踢着一棵棵草棵子,越走越快。

陈凯在后面声嘶力竭:“洋子,洋子……”

洋子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气性,她磕磕碰碰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坐上了回城的车辆。

孔东还是坐在书房做模拟手术,看见脸色苍白的洋子,吓了一大跳,他停下手中的活,给她煮稀饭。

筋疲力尽的洋子只来得及跟他说:“老公,你要多陪陪我。”就沉沉进入梦乡。

五一来临,孔东和同事调休,凑够了五天假期,他在晚饭时问洋子:“老婆,我有五天假,我们去哪里玩?”

洋子正在往嘴里扒饭,听到他的话,差点呛住,她眼睛瞪得溜圆,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五月一日的早晨,他们登上了去贺州的旅游大巴。

虽然整车以老年人为主,洋子还是特别兴奋,多年来,孔东总是扑在工作上,从来没有过一个像样的假期,像这样抽出时间来陪她,前所未有。她兴奋得像个孩子,手不停地挥舞着队旗,脸上笑意不断。

进入贺州境内,山路弯弯,七盘八绕,绕得洋子的胃都要纠成一团,她吐了又吐,吐得胆水都要出来了,只得把头靠在孔东的肩上,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发呆。

突然,一个急刹车,全车的人都被惊着了,一块山石从天而降,落在大客车前面,幸亏司机手脚快,堪堪踩住刹车,不然车毁人亡。

山石不停地往下掉,几块石头砸开玻璃,其中一块直冲洋子而来,孔东眼疾手快,一把将洋子护在身下,石头狠狠把砸中他的背,砸得他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洋子吓得脸色煞白,她扶住孔东,不停地摇晃着他:“老公,你没事吧?”

孔东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别摇了,再摇就挂掉了。”

司机和导游手忙脚乱地把大家转移到车下,这时候,山石滑落已经渐渐放缓。哀哭、嚎叫声吵成一片。

孔东把洋子安置在一块大石后面,他看着哭成一团的人们,准备过去帮忙。

洋子紧紧拉着他的手,哭着:“老公,我怕,你别走。”

孔东又吐了一口血,他抱着洋子说:“我不走,我陪着你。你乖一点,坐着不动,不会有事的。我去去就回,你看那个人,血还在流,我就去看看,你乖乖地坐着。”

孔东拉开洋子抓得紧紧的手,在她泪眼婆娑中走远。

天安旅游公司的大巴在贺州山区因为山道滑石砸伤了几个游客,同车导游小方目睹了全过程,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带团出现这种事情,她第一时间就慌了,幸亏游客中有个医生,不顾自己被石头砸伤,一直在现场救治伤员,才没造成人员伤亡。

夕阳西下,大批救护车赶来,孔东被抬上一辆救护车,洋子拉着老公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开,她伏在孔东的耳边说:“老公,我爱你!”

她已经记不清楚,上次说这话是什么时候了。

“嗯,老婆,我也爱你。”

郑州好的治癫痫医院
成都癫痫病公立医院
癫痫的药物治疗原则有哪些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