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洁易白乳胶漆 >> 正文

【酒家-小说】回忆螺旋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早秋的风让傍晚的车站有一丝凉意,等车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落小米还是没有等到要乘的车。目光涣散地四处张望,最后还是扯了扯衣服决意步行。

高跟鞋穿得有些不合时宜,如果料到自己会步行回家,她大约会找一双简单的平底鞋穿上,自然也就不必穿上这引人注目的衣服。

下班之后的时间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她想要安静些,再安静些,直到这个世界忽略了她的存在,或许这样她才能听见心里的悲鸣。

前几日新来的小女孩子说羡慕她去过那么多地方,羡慕她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儿,只为自己活着。她只是淡淡地笑笑,并不答话。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对自己感到迷茫。她并没有像她们说的那样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活着,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在落小米看来,她会选择旅行只是因为自己觉得累了,想要换个地方透透气,所以她才会离开,至于那些是不是有意义,她其实毫无感觉。她一直在想所谓的梦想究竟是什么,高薪的职位或者成功,还是幸福美满的家庭?这些对她来说似乎都太过虚无缥缈。

傍晚的行人还很多,落小米很想脱了高跟鞋赤脚走在路上,就像某个故事里写到的一样。但是她突然意识到这样的行为会让自己更加引人注目,于是只能忍痛继续前行。

那辆林肯加长还是停在那个位置,每次路过的时候她总会忍不住望一眼。她想看看车主的样子,想知道现实与小说的差距到底有多少,但是这样的愿望总是会落空。大抵偶像剧只是哄小女孩子的把戏,而她已经学不会相信。

走了不多远,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落小米刚抬头便看见了已经凑到她面前的凌紫慕。

“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凌紫慕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嘻嘻地问。

“把你的熊掌拿开。”落小米也笑了,如是回答。

“不是才升职了吗,怎么还不开心呀!而且工资也涨了,是以前的好几倍吧!”

“没有那么夸张。虽说是升职涨工资了,但是我反而觉得以前挺好。也许同事听我这么说的时候会在心里骂我吧。可这升职也不是我要求的,甚至完全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我为什么要开心呢?”落小米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你果然是脑子坏了,升职加薪了还这么抱怨!”凌紫慕瞥了她一眼,忽而有些弄不懂她了。

“职位金钱和付出是等价的。我不想那么累,或者是我适应不了那么累的工作环境。”落小米想起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心里突然有些烦躁。

“不付出自然不会有回报,等你发钱的时候你就开心了。”凌紫慕说。

落小米愣了一下,转而淡淡一笑,并不说话。也许凌紫慕是对的,她拼命工作换来了升职和加薪,而后又是日复一日的重复。到了最后,她并不是一无所获,因为得到的报酬也在不断攀升。可是,她要的东西似乎并不是可以随意挥霍的金钱,也不是摆着扑克脸训斥手底下的人,那么她要的,究竟是什么呢?她有些想不明白。

“你这是去买衣服吗?”落小米看了看凌紫慕淡淡地问。

“是啊,心情不好就买东西,买完了心情就好了。怎么样,去吗?”凌紫慕笑嘻嘻地问。

“不了,脚疼。想早些回去!”落小米指了指脚上的高跟鞋无奈地说。

“那我走了,下次一起!”凌紫慕说完便转身朝商场走去。

落小米望着她的背影,忽而有些羡慕她那种简单的生活。任何时候,只要她心情不好,她就可以拿着卡去消费,等到手上提满了购物袋,她就会乐呵呵地开始过剩下的日子。这样的快乐也许太现实了些,但却是单纯的。

果然还是自己有些奇怪吧。落小米自嘲般地笑笑,而后继续往前走。她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除了金钱这个必需品外,应该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它不是生存的必需品,但是却能让她变得开心快乐和自信。然而此刻,她并不知道那是什么,那种可以让她觉得轻松觉得生活很有意义的东西,她还没有找到。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在不断地前行,不断地寻找,寻找一种可以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东西,这样哪怕每天只是面对工作,她也可以感觉到快乐和平静。

她抬头望了一眼初秋的暮色,灰蓝的天际有些沉重。大约是心情不太好,也便看什么都是灰色的。她扯起嘴角笑了笑,突然想到了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脚后跟已经磨破了,血液黏住了丝袜,她丢开高跟鞋忍着疼痛去洗浴间。只要往袜子上沾沾水便能很轻易的让它和皮肤分离,这种事情,她好像做得太熟练了些。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兀自笑了笑。她分明知道高跟鞋会磨脚,也还是坚持要穿,就像是不甘心一定要征服它一样。很多事情,也许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坚持下来的,不是喜欢,只是讨厌看自己屈服,所以才一直坚持。

那么,却又是为什么,自己一直这样忙碌,一刻不停地工作着?她越来越弄不懂自己。

花盆里早先种下的花都已经死掉了,对于这些东西她似乎真的不擅长。不过后来突发奇想种了点青菜,现在却还长得不错。虽然煮来吃的时候味道不太好,但是花盆也算有了作用。对于花盆来说,或者对于落小米而言,她觉得这是有意义的。

她打开电脑转过脸望着窗外空蒙的夜色,陡然找不到存在感。就好像自己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种漫无目的的生活,哪怕把所有的时间都填满,她都找不到活着的实感。有什么东西,被她遗忘了。那些可以让她对生活产生热情的东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点不剩的消失了。很多人很多人,也许就是在这样的情绪下重复着生活,他们感受不到太多的情绪变化,最后除了对金钱的追求,似乎已经找不到存活的必要。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久违的旋律吓了她一跳。她拿起手机看了好半天,陌生的来电让她有些犹豫。皱了皱眉,仍是按了接听键。

“喂,是XXX吗?”那边的男声如是说。

“你打错了!”落小米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少骗我了,就是这个号码没错,你一定是XXX。”那边无比肯定地回答。

“你这个人很奇怪,都说了打错了!”落小米有些不耐烦。

“那你是谁?”

落小米没有回答,她轻轻拿开手机看了一眼,最后挂断了电话。

她依旧在迷茫着,想找个人告诉自己前行的方向或者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可是,没有人能告诉她。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找不到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东西,那么所有的坚持都会变成海市蜃楼,经不起任何验证。她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她却不可避免地在逃避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

那个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落小米犹豫了一下按下了免提键,然后趴在床上望着手机。

“喂,你在听电话吗?”那边似乎对于这边的安静有些不太适应。

“没有!”落小米没好气地回答。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警告,因为第二天的工作她还没有安排好,很多事情都没有处理完,但是她的大脑似乎并不想思考这些,哪怕她一直给自己施加心理暗示,她的大脑仍旧处于罢工状态。

“喂,你不听我说话我会死的。”那边的声音轻飘飘地说出“死”这样的字眼,陡然让落小米惊了一下。

顿了一顿,落小米说到:“那你去死吧,反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对方似乎从她的言论里察觉到了什么信息,陡然开始追问她为何这么消沉。

这个世界总是这么奇怪,一些时常把“死”挂在嘴边的人,他们好像挺喜欢现在的生活。而那些被生活压得透不过气的人,哪怕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生活的目的与意义,但是他们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死”的念头。在他们心里,需要思考的似乎只是如何度过下一秒。

电话持续的时间有些长,落小米没有挂,只是放在床上不管它,而对方似乎也正开心,因为找到了一个可以听他说话的人。这样的情形有些似曾相识,在很久以前,落小米似乎也接过这样的电话,也曾因为这样一个奇怪的电话认识了一个人。所谓的缘分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东西,明明是陌生的人,却因为简单的相遇熟识,等他在你心里打下烙印之后,他却又离开。留下的,除了伤痕似乎并无其它。

疲倦,紧紧的疲倦。生活的真面目,似乎除了疲劳已经没有其它的东西。

翌日的清晨,落小米早早的便去了公司。她望着自己崭新的办公桌,毫不犹豫地开始写辞职报告。如果她不想逼死自己,那么她只能选择离开。那些缺失的东西,总是需要她自己找回来。

离开的时候她最后望了一眼公司,明亮的落地窗,暖色调的窗帘,窗户外的树木仍是一片繁华。她扯起嘴角笑笑,然后大步离开。

残留在这个城市的记忆开始越来越清晰,当火车从曾经熟悉的地方缓缓穿过时,那些心底里的痛,似乎越来越强烈地占据着内心。

“落落,你是我的。”那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柔柔的从她心底里滑过,然后悄无声息地跌落。

落小米闭着眼睛感受着心底里的痛苦,还有那些细微的温暖。那个声音仿佛就在耳畔,真实得如同再次上演。

心里突然记起了那些甜蜜的微笑,还有在等待时心中的坚定与淡淡的迷茫。每一次回忆起,总是由微笑想到痛苦,可是却流不出泪水。一种强烈的压抑感让自己学不会痛哭,也学不会遗忘,只能一直这样在回忆里挣扎。钝重的痛苦,想用工作和一切东西来填满,可是那些记忆似乎没有尽头,一日一日,永远都是那样巨大的空洞。

她大概真的知道自己丢了什么,那些感情,那颗一直被自己埋葬的心,似乎在那个人走了之后就一直尘封着,打不开,丢不掉。

“喂,下车了,你怎么还不下车。”列车员望着仍在发呆的落小米提醒到。

落小米抬头四处张望,发现车厢里只剩下自己。她拿了行李箱跌跌撞撞地离开,一转身便投入了巨大的人流中。

“落落,你是我的。”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但却不是记忆,而是真实的在耳畔响起。

落小米猛地回头,然后望见了不远处的他和他身边那个温婉的女子。

“原来,真的结束了!”落小米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喃喃地说。那些等待,那些执著与不甘,只是在这一瞬间就崩塌了。

眼角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滑落,她低眉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小孩癫痫怎么治愈
成都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吃什么药治疗效果好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