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教师工作调动 >> 正文

【筐篼文学】终究是,爱(微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壹】男孩篇:谁能敲开我的心

那年夏天,李志扬随着母亲去了爷爷居住的A市。由于爷爷年事已高,在志扬的父亲去世之后他的母亲不得不挑起照顾父亲这个重担。

母亲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靠着学校发的那点工资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志扬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成绩优异,并且时常受到老师夸奖。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原本应该有一个很好未来的阳光少年却患上了自闭症。他时常将自己的心封锁起来,连自己的家人都无法触及。

时间在树木的年轮里转了一圈又一圈。那年他十七岁,他的心第一次被打开。

喜欢数学的他,总是喜欢拿公式证明一切,因为在他眼里所有的公式就像真理一样经得起考验。万物之间,只要找对公式就能够找到想要的答案。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个或是风雨或是宁静的夜里的写字台上,一个少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的演算着书本里的诸多公式。

点构成线,线构成面,面构成体。

一切的惯性参考系都是平衡的……

因此他与外界失去了诸多联系。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初夏季节,李志扬抱着篮球刚从家外面的篮球场回来,进到厨房去洗手的时候,一个陌生女子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她手里拿着一款似乎有很久历史的相机在拍照,爷爷正在洗菜。

看到志扬回来了,爷爷赶忙停下来擦干手上的水对旁边的女子说:“这是我孙子,李志扬。”

嗨!志扬。

一个甜蜜的微笑迅速闪过志扬的脑海,他在想“她是谁啊?”

哦。

他以一个十分刺眼的词汇结束的他们的初次相遇,然后便回到自己房里。这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时间段,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时常平静的外表下浮动的心已露出水面。

餐桌上,她和爷爷有说有笑。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人,却可以和爷爷相处得如此融洽。他继续以往的姿势,吃完饭后丢下碗筷就回到了房间,等到她走了的时候才到阳台透气。此刻已是昏黄的傍晚,微弱的光线勉强能够看到她离开的背影。

“从那天开始,有人走进了我的围墙。”志扬在他的日记本里写到。

之后她就像莫非定律一样,越不希望相遇越是遇到。

【贰】女孩篇:璀璨的色彩没有任何公式可言

她叫向语欣,二十岁,A市某艺术学院大二学生。喜欢拍照和画画,因为她觉得这样可以记录最真实的自己。而旅行,则一直以来都是她不曾间断过的养分。

暑假的第一个早晨外出,路过镇上的一户人家外面,语欣发现了一株特别漂亮的植物便拿起相机拍照,而此时恰被志扬的爷爷撞见。

唉唉,你找谁呀?这是我家唉。

女孩急忙退了几步,然后又被同行的女生拉走,迅速逃离现场。

爷爷杵着拐杖走了出来,弯下身去看了看门旁的盆栽,然后又向远去的那两三人望了去。感觉有些捉摸不透,走了几步又回到屋里。

后来买菜回来的爷爷路过经常回家的那条青石板路的时候发现了早上在自家门口的那女孩。

爷爷杵着拐杖缓缓走过去,她正带着耳机坐在那儿比比划划,好像在完成一幅许久都未完成的画卷。爷爷走到她旁边放下菜篮和拐杖,她也摘下耳机停下手中的画笔向爷爷问好。

画的不错诶。

对啊,因为我很喜欢画画。

然后爷爷拿起旁边的相机说:喔!你也照相哦!这个相机和我一样年龄大小。

呵呵,因为感情的共鸣而没有年龄的差距。语欣和爷爷因为摄影而逐渐聊了起来,因此而变得亲密。语欣时常去那边拍照,也就是那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李志扬。

那天中午,爷爷正在洗菜,语欣拿着相机待在旁边。

爷爷你要煮什么?

嘿嘿,独家秘方的浓汤,很香的。

哦哦,爷爷你好棒哦。

这时志扬出现了,他拿着一颗篮球。

“志扬,这是语欣。”爷爷说。

哦。

然后便回到屋里,女孩心想“好冷淡的反应哦”。

在吃饭的时候,志扬没有说话,然而在女孩心中却充满了很多好奇,即便面对他那冷淡的表情时只有低头忽略。

暑假的时间是快乐的,在这短短的两个月里,志扬带着语欣去海边听大海的声音,去溪流旁看小桥流水,去大树下乘凉等等。但是无论出现在哪里,志扬离不开的是他那满是公式的笔记本,而语欣则是相机、画本和耳机,这些对于一个旅行的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而出现在旅途中的人却不是那么肯定。

她分享她的音乐和画,而不善表达的男孩只有从公式堆里翻出一个又一个公式去解释一切。

有一次,在大树下的石桌,语欣拿刚画好的话给他看时,他给了她一张纸条。

她问:这是什么啊?

他说:这就是这个的数学方程式。

女孩看了看又还给了他,说:看不懂。

在一起的光阴消失的很快,留下的只有模糊的轮廓。男孩喜欢用公式证明一切,而女孩却在用尽力气跳出这个框架。

可以被规则化的是公式,而冒险的心却捉摸不定。

一天一天的走过夏日的一二三四,隐藏在女孩心中的隐隐伤痛也未曾表露。面对一个活在规则里面的生物最终并没有被自己感动。而不善表达的男孩每天都在用自己习惯的生活方式感动别人,而这并非对方想要的,所以流浪的心仍然走在路上。

坐在小溪旁,志扬写了满满一大篇东西交给语欣看。

这就是波浪的理想方程式,你看喔,深度大于二分之一的波长之后……

志扬再次继续着他那别人并不感兴趣的言论。而对于语欣而言。她想说的是:思考的逻辑可以让我们从A找到B,但想象力可以带我们走遍世界每一个角落。

时间一遍一遍重复在热烈的夏日记忆里,被规则化的人生终究也不会跳出最早的规划。等到时间悄悄溜走的时候才似乎有了轻微的变化,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轨迹。模糊的符号拼凑出该离开的痕迹。

九月到了,语欣踏上了归去的列车,坐在靠窗的位置,伸手便可以触及到外面的阳光和树叶,秋天来了,美丽的山川也换了颜色。

“有些事,或许经过漫长的时间都不会改变,等到它迅速的划过你后悔莫及的心情后再在心底沉淀,说不定哪天又回想起来很久以前的事情。”她望着窗外时时这样想的。同时也把满满一口袋的字条丢到了风里。

【叁】告白篇:或许会是平行线

当向语欣回到了A市以后,各自又回到了原来的生活轨迹。然而当习惯变成了生活,才了解失去了什么。

思念,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挂念,是说不出的开场白。

一个月后,停止不了思念的李志扬跑去了A市。

最近老家的花都开了,然后爷爷也很想念你,要不要过来玩?

哦,可是最近学校有些忙诶。

喔…那我留给你的字条你有看到吗?

其实,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良久,她说:志扬,用数学的言语来说,我们永久都会是平行线,是不会有交集的。

在爱情的世界里,是没有任何公式可言的。

说完她便起身离开。

我们不是平行线啊!

你听我说。

别走,我可以证明。

此刻,她已经消失在了人群里。

就算解得出世上最难的公式,却怎么也解不开她的心。

男孩用公式理解所有。

女孩用情感拥抱一切。

命运似乎很难搞懂,时间能够承载的岁月波痕突然安静了许多。后来回到各自生活的轨迹,彼此再也没了联系。朋友很难发现他们心中的隐隐伤痛,他们只是把那段逝去的感情留在了心底,带着它们上路罢了。

或许,人生在我们遗憾中也能领略圆满。不是吗?

后来,在母亲的开导下,李志扬逐渐变得开朗起来。高中毕业后他去了云南旅游。而且不时拍下沿途的风景,然后发给她。只可惜他是以陌生人的口吻发到她的邮箱,偶尔会见她的回复,寥寥数字。

其实,爱上一个人就是爱上他的生活方式。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
继发性癫痫如何预防
苯巴比妥口服液怎么吃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