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绝经前的保养 >> 正文

【江南小说】爱的深沉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日,阳光明媚,王大觉得无聊就在街上闲逛。他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谁也猜不透他心中在想些什么。思索片刻,他万万没有想到肚里的蛔虫出卖了自己,原来他是奔着那醉人的酒香而去。

哟,这不是王哥吗?来这边坐!屋里的人见有客便热情地招待起来!

刘老弟,客气了!王大见状忙说!

王哥先坐,我去给您盛杯酒来!讲话的是小刘的媳妇!

嗯,有劳你了!王大很有礼貌的回了句!

来,王哥吃菜!小刘说完就递了双筷子过去!

王大接过,立马开始在眼前的几个菜中“大动干戈”一番。不一会儿,酒来了,可令人生气的是王大在小刘媳妇递酒的时候,故意在她的手上摸了两下,看见那情形,小刘心里满不是滋味。他想着,赶人家走吧,又怕别人笑话,因为毕竟没有什么让人信服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再者人家是客,自己这样子做肯定会招来是非,碍于面子他忍下了这口气。不过,话虽这样说,小刘还是心有不甘。他想着自己与朋友,同事们在一起聚会的场面,想着每回与他们拼酒自己都是笑到最后。如今,他再联想王大与众人喝酒的情景,心里禁不住一阵窃笑。他心想,这回你“死了”吧,敢拿我媳妇寻开心,一会儿你是怎么躺下的都不知道。一旁的妻子,也看出丈夫的心思,只见他们眉来眼去的,不过他们的举动却是没逃得过王大的眼睛。他没有说话,只是偷偷的把笑字埋在了心底,没有表露。王大倒是挺主动的,只见他端起酒杯就讲:“来,兄弟,干杯!”小刘呢,也不示弱,两人如此一来二去的好不尽兴。

时间在慢慢地流逝着,随着碰杯与酒水下肚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小刘渐渐有些支持不住,媳妇见状忙替着他喝了一通,结果还是不胜酒力倒了过去。没法,王大只好将他们抬到床上睡去,临走时,他在小刘的衣包里留了张纸条。这不,刚从小刘家出来,他便遇见邻村的张大勇。话说这个大勇,可是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人,就在前不久他的婚礼都是请王大主持的呢!面对恩人,大勇不可能不打招呼啊,要知道如果自己背上个忘恩负义莫须有的“罪名”,那岂不是很冤枉,那以后怎么还在这十里八村的地面上行走,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王哥,好久不见!大勇凑过去客气的讲!

嗯,原来是大勇啊,你这下忙着去做什么呢?王大也客气的说!

我到街上来买点酒,这不,想和着杨梅一起泡!大勇解释着!

哦,那你就去吧!王大没有阻拦的意思!

还是等一下吧,上次结婚的事儿多亏了您,说什么我也得好好的犒劳您!走,到附近的饭馆里,咱们喝个痛快。大勇心存感激的讲!

即是如此,咱恭敬不如从命。王大说完,两人便往附近一家饭馆前进。到了那里,他们点了三四个小菜,还要了一瓶二锅头。由于做菜需要一些时间,他们就瞎聊了一会儿,等饭菜全部上齐,两人就开始“大开杀戒”起来。

来王哥,我敬你一杯!大勇蛮有礼貌的讲!

兄弟,客气了!来咱们干!王大客气的说!

王哥,来吃菜!大勇边说边将一个鸡翅夹到王大碗里!王大见状忙说:“兄弟,别那么客气,来,我也敬你一杯!”两人如此一来二去,好不热闹!其实,大勇今天来是有目的的,前段时间他去参加一个同学聚会,没几下就被别人灌倒,他想着十分的丢人,于是独自在家练了一下酒量。妻子见他这样,开始的时候都去劝一劝他,可是每回都不凑效,后来她干脆懒得说了。这不,大勇满以为自己练到了家,凑巧看见王大,他想着便计上心来。酒过三巡,大勇开始说起胡话来,王大知道他是喝醉了。于是,付了帐便找来几个相识的朋友一起将他送回家中。临走的时候,他趁众人不注意依然往大勇的衣包里放了张纸条。

辞别众人,王大急匆匆的往回赶,因为此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其实,走夜路他是不怕的,他所想的是早点回去免得家里人替他担心。话说,这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心里没得个惦记的人呢?

哟,这是谁呀?说话的是村里名声很臭的人,不光如此他的人也很臭,几乎一月才洗两回澡,平时就爱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王大虽然不知他的来意,但是最起码这个龟儿子不安好心,肯定在打他的主意。

哦,原来是小陶呀!幸会幸会!王大故意拍着马屁讲!哟,今儿是什么天气,还有人把我当人看,是不是他王大也混不走了,想在我这里拜师学艺。小陶如此想着,心里不禁美滋滋的!随后,他露出了诡异的笑说:“哪里哪里,都是自家人何必那么客气!”王大知道他已上钩,于是装作一副没人同情的样子,跟小陶诉苦。小陶呢,也若无其事的听着。结果,两人越聊越起劲,最后还是王大率先开口,他说:“走,兄弟,咱真是相见恨晚,今天来个不醉不归!”小陶不识其中的诡计,想着喝就喝难道我还怕你不成,看你满嘴酒味的再喝也喝不了多少!等你醉了我来个大搜身,那时候我看你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正巧路边有个卖杂货的,两人便一起走到店里。其实王大是认识这个店主的,因为他们曾在一起当过兵,逢年过节的都会凑到一起谈天论地。王大趁小陶不备之际给对方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故作不识之态,便对着二人讲:“二位想要点啥?”王大倒是不客气,他说:“老板,给咱们来点儿酒和下酒的菜!”小陶见状满脸的高兴,他想等一下看你不气死才怪!正想着,王大又说:“老板有空余的桌子和板凳没,借用一下咱们吃完就走!”老板偷着笑的回答:“有,我去屋里给你们拿来!”待一切都准备好后,王大二人这才尽兴的喝了起来!没喝多久,突然王大来了情况!

哎哟,真他妈的倒霉,今儿是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肚子怪怪的,小陶你先吃着,我去方便一下!王大装着一副要上厕所的样子!小陶不知真假,想来王大之前是喝过酒的,也许真的是吃了什么菜令肚子有些异样,他想也没想就说:“你快去快回,我在这儿等你!”

时间如流水般的前进,小陶等了许久,还是不见王大的身影。慢慢地他有些不耐烦了,于是起身去厕所里看,谁知那里根本就是空无一人。顿时,他有种被骗的感觉,他刚想走,店主却将它拦下。他说:“小伙子,怎么钱都没付,你就想走,你是不是想赖账!”小陶呢,身上哪里有那么多钱,他发愁着想跑,谁知一看情形不对,眼下四五个壮汉只要稍稍用点力,那就有得罪让他受的了!他没法,只好站在原地。时间大概僵持了几分后,这时店主又发起话来:“小伙子,算你运气好,刚才有人已经付过帐了,这是刚才那位先生留给你的一张纸条,他让你一定要好好的看!”小陶接过纸条准备随地一扔,店主见了愤怒的讲:“你最好把它看完,如果那位先生是个无心之人的话,我想他也不会那么大费周章的!”小陶见状,有些懊恼,有些生气,但是眼前这个情形已经由不得他了!看就看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陶心里这样想,但是却不敢说出声!

这时,小刘的酒已醒,他觉得头有些沉沉的,他有些想吐,可是又吐不出来。郁闷之时,他拿出衣包里的烟开始抽了起来,奇怪怎么会有一张纸条在我包里。小刘有些纳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将那张纸条打开看了一下!

小刘:

我原以为你已经不爱你的妻子了,今日一见我知道你多少还爱着她的。既然你还爱她,为何还要去做对不起妻子的事。你应该还记得三天前,你去过的那地方吗?总之,你和谁开房我并不知道,反正王哥是为了你好!你放心,我会一直守着这秘密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小刘看完这些带着责备语气的文字时,有些心慌意乱,不信你看他额角的汗水都浸下来几滴。慢慢地,小刘陷入了一阵沉思,突然他拿起电话就将一个女人的号码拉到了黑名单里。由于他怕对方来找麻烦,随后又将其中的利害关系向对方澄清,说明。当对方再打时,他原先的号码已经是空号了!也就在那一天,小刘再也没同那个女人有过任何瓜葛!

现在,先将视线转移到小陶这边。当他看完信时,已经泪流满面。至于里面写的什么,其他人不得而知。此刻,小陶的脑海里一直出现着那几句话:“孩子,其实你的心并不坏,你是受了别人的蒙蔽才走上了今天这条路的。你是一个帅小伙儿,你应该有自己美好的婚姻和幸福的家庭。其实,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你的路就在你的脚下,我想你不愿大家当你是个废人吧!任何人都是有自尊的,现在你还保留着最后一点自尊!请勇敢的抬起头吧,去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看完那上面的文字,小陶足足愣了半响。

王大回到家时,太阳已经下山。黑漆漆的一片,四周静得有些让人可怕。他与家人打过招呼后,便独自在院子里乘凉。这时,大勇的酒也醒了。他醒来的情形和小刘差不多,只是那上面的文字有些差异。

大勇:

你怎么就那么糊涂,我记得你以往是很少喝酒的,现在为何变成这般模样?难道就为了胜过别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酗酒的事,是你媳妇告诉我的,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好,别忘了你还有老婆孩子,万一有一天你喝酒不醒人事,你让她们走哪里去,难道年纪轻轻的就去当寡妇,当没爹的孩子吗?该是,醒悟的时候了,记住我的话,把酒戒了,好好的过日子!大勇看完信后,也是呆立了一会儿,随后便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可能是太累的缘故,王大在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家人都在屋里吃饭,就没在意他的四周。嗤嗤,在王大的不远处,一条银环蛇正向他这边匍匐过来,危险突然降临。十米,五米,两米,在这生死关头的节骨眼上,只听砰的一声,一根有些粗大的棒子狠狠地打在那蛇的身上,再一下那蛇的脑袋便开了花。王大是被惊醒的,当他看见眼前的一幕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紧接着,那蛇被丢在了粪坑里,由它任意腐烂。待一切到完毕后,有个黑黝黝看上去十多岁的孩子,站在他的面前。孩子撅着嘴,梳了个马尾辫,正笑嘻嘻的看着他。

孩子,多亏了你,要不是刚才恐怕我早已不在人世!王大满怀感激的讲!那孩子想说话,可是却一句也讲不出来。其实,孩子不是不愿意讲,而是他原本就不会说话。王大记得,那一个寒冷的冬天,他到一亲戚家去串门,他走着走着,突然听见不远处一座由村民自发建起的小庙里有个孩子哭泣的声音。也许是来自人性的呼唤吧,他想也没想便上前去看个究竟。出于内心的怜悯,他将孩子抱了回家。谁知孩子先是一阵高烧,再是一阵腹泻,大夫说:“这跟他被抛弃的经过有关!”在请了几个大夫后,她的高烧仍是不退,没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于是他去请教乡下郎中,对方开了个偏方给他。哎,你还别说,那药真的很有效,当她完全康复后,众人发现一个扰人的问题,就是她不具备语言功能,这让大家很是揪心!之后,王大排除众人的干扰,执意将孩子留在身边,要是谁打她的主意,他就板起脸来跟谁没完!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王大看出她的心思,对着他说:“孩子,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病!”孩子听了他的话,满是感动,只见她伸出右手的小指示意王大与他拉钩。王大满脸堆笑,他想这孩子真的很不幸,她确实需要来自他的帮助。他们拉了勾,随后孩子便静静地依偎在他的怀里。他们一起数着天上的星星,一起看着那若隐若现的害羞的月亮,一起享受着这难能可贵的天伦之乐!静静地,他们有些微醉!

此刻他们是多么的幸福,令人羡慕啊!渐渐的,一个声音由远及近,仔细听来,那是人的脚步声,来人的意图很明确就是向他们走来。透过静逸的月色,王大可以模糊的看见对方那张熟悉的脸庞。

哟,这不是王大吗?怎么在这里乘凉?讲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看上去文质彬彬!

嗯,小田请坐,请问你有何事?当时王大已经起身,孩子会意,就到屋里搬来一张凳子。小田客气的讲:“我来是告诉您一件事情的,您资助的那几个学生,要来这里看您!他们火车票都已经买好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大满是疑惑的问!

哦,您忘了,这里的线路还没改造完,您留的是我们家的座机电话!小田这样解释着!

那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到?王大又问!

大概三天以后!小田忙说!

由于小田还有其他要紧的事情,就没在这里停留多久,倒是王大他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当晚,他做了个梦,全是与那几个孩子一起团聚,嬉戏的情景。三天以后,王大吩咐家人收拾好一切,准备迎接众人的到来。至于他的酒量到底又多大,谁也不得而知...

兰州好癫痫医院
天津哪家医院治老年癫痫好
梧州癫痫病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