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产品营销方案 >> 正文

【丁香】月色下的爱情(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吴昆仑是来到B大后才知道B大是有多垃圾的。

报到的前一天,吴昆仑和他老爸坐了一上午的火车才到达K城市,接站的是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其中一个高个子的女孩儿走到吴昆仑面前问,同学,是去B大的么?吴昆仑点了点头。那个女孩子指了指旁边的一排客车,说我叫韩梦雅,是专门来接新同学的,你们先上车吧!来,我来帮忙。说着来帮着提那些大包小包。

韩梦雅,很有诗意的名字,这个女孩子长的太漂亮了,用句文词形容就是肤如凝脂,螓首蛾眉,要是还没有男朋友就好了……吴昆仑想的入了神,结果不小心上车的时候踩到了什么,他以为踩了别人脚,连忙说对不起,这时车上的一对母女忍不住乐出声来,吴昆仑这才看见自己踩的不是脚是一块不知哪里来的月饼。内心骂起来,娘的,天上不掉馅饼,改掉月饼了。

大约等半个小时,韩梦雅跟几个女同学回到车上,吴昆仑暗暗偷看了几眼,没想到越看韩梦雅越漂亮,走路的时候很轻盈,有着一种特别的青春和活力。就在这时韩梦雅看了吴昆仑一眼,四目相对,产生了很微妙的东西,激动抑或羡慕。

吴昆仑坚持了几秒,最后很满足的低下了头。这才感觉到自己已经坐了八个多小时的火车,再加上昨夜太激动没有睡好,越想越感觉眼皮有点沉,吴昆仑眯了一会眼,谁料再睁睁不开了,他进入了梦乡。

车开了大约一个小时才到达B大。吴昆仑是被他爸喊醒的,吴昆仑他爸说,到了,这就是你的学校,你要在这里呆四年。

吴昆仑心里想这就是我理想当中的大学么?不是呀!我的理想是……

你想什么呢,快来帮我拿行李,还不下车!吴昆仑他爸拉了他一下他才回过神来,韩梦雅等几个女孩子看见他就笑,他也嘿嘿笑了一下。

B大,在招生宣传里说的很大气:保证毕业生百分之百就业,而且学校跟社会是对口的,到工作岗位上只要接受很少的培训就可以胜任,而且薪水蛮高的……

吴昆仑下了车,边伸伸懒腰边环顾了一下四周,一看不要紧,高兴的差点把腰给扭了,心里暗骂:果然是楼高云淡,四面无墙,逃课再也不用跳那该死的墙了!就在这时候韩梦雅说话了,欢迎新来的同学们,以后大家就在这里学习了,大家先跟我来,我介绍一下大家经常活动的地方,希望都记一下,前面的灰色的楼是寝室楼,男生在名为为‘睿智,灵感,激越’三幢楼里住,女生在名为‘清馨、文雅、伶锐’三幢楼里住,大家一会去找一下自己的寝室,记住在寝室里不能用电饭锅,加热器,炒勺什么的。

同学跟家长一阵乐。

韩梦雅接着说,前面就是图书馆,里面有许多关于广告专业的书籍,还有文学、哲学等等等等,希望同学们经常来,学好知识,给父母一个交代,让父母知道一所普通大学也照样可以培养出人才的。好了前面的是足球场,设备虽然简陋,但是草坪跟真的一样,是同学们尤其是男孩子学习之后放松心情的好地方。家长和许多男生直喊不错不错。

韩梦雅停住脚步道再往前走就是游泳馆什么的了,我先带大家去吃饭,学校最有特色的就是‘奥格威家’和‘我爱李奥贝纳’了。‘奥格威家’餐厅汇集了不少的地方菜,价格便宜,‘我爱李奥贝纳’餐厅虽然贵一些,但是做出来的东西细腻,爽口,绝对的物超所值。

吴昆仑跟他爸到奥格威家点了两份川菜,给吴老爹辣的嘴直哆嗦,一边哆嗦一边还不闲着,忙着教导几句,昆仑,你记住,在中国是只看学历的,没学历就没有一切,我跟你说话你在听么?老师讲课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个熊样?

吴昆仑有些不耐烦,说爸,我知道的,就不用你操心了。

……

第二天那些来自各地的父母们都走光了,剩下的只是一些刚进来的大学生,其他的学生还没有开学,吴昆仑到后来才知道为什么学校回这样安排。

刚入学的学生们心情和想法都不一样,有的想大干一场,有的到是认为可以再多玩几年了,青春么,不玩做什么?

那天,父母走后韩梦雅又以个人的角度又为大家做了一次详尽的介绍,介绍的是同学门最关心的东西:诸如网吧在什么地方,多少钱的价位,台球厅在哪里?最近校园里有哪位高手云云,那些各揣心事的同学的心终于不在悬空,像重获新生一般。

许多男孩子都要韩梦雅的电话,吴昆仑也想要,可是行动的太弯,当他想把想法落实为行动时已被黑压压的人群给挤出来。

吴昆仑的寝室是231,除了他寝室里还有另外五个人,其中有两个肯定是东北的,另几个就不一定了。

报到那天夜里那个高大的黑黝黝的东北人在寝室当中先说的话,谁也别动,都听我说!那声音跟放山炮似的,除了王小龙以外其他几个人都吓了一跳,以为这小子要抢劫呢。

我叫周春虎,小名铁虎。七九年生人,所以今后你们有两种称呼我的方法,铁虎哥是一种,另一种就是虎哥,哪个狗日的叫出虎儿音来我非揍扁他,打的他坐地找不到北。因为虎儿是壁虎,我是老虎!大家僵在那了说也没说话,几个想乐的也没敢乐,周春虎有些尴尬,掏出石林烟来每人甩了一根。以后就是兄弟,多照顾点,我这个人就这样,你们习惯就好了,没坏心眼儿,刚才说着玩的,别介意。对了这是我高中时隔壁班的同学,在高中的时候我罩着,外号叫小蚊子,大名,大名什么来着?我还给忘了,哈哈。

我叫王小龙。那个瘦小的东北人接下来说。

对,对,小蛇,想起来了。

我叫甄帅,北京来的,听说这所学校不错,美女蛮多的。说话的是个白皙的奶油,来得时候就摆弄手机,说话的时候也没停,跟手机贩子似的。

名字不错,就是不算帅,还好色。周春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抽起烟来。

马文斌,山西的,我喜欢音乐。

呵呵,我叫隋更强,高中的时候就是生意人了,销售各种电话卡,手机卡。如果各位看什么来钱快,也可以跟我一起干。

谁更强?你最强,还谁更强!将来一定是个黑心的生意人。周春虎嘟囔着。

最后介绍自己的是吴昆仑,我叫吴昆仑,考试没考好才来到这里的,我喜欢没事儿的时候写点儿东西,不过更大的希望是在大学里改造自己,用自己的思想去指导自己的人生……

几个人各留了电话,姓名,家庭地址。之后怀揣不同的心事,硬着头皮一起吃的晚饭。

(二)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事发生。首先是伙食不像昨天给的那样多,菜的种类也骤然变成了三种,米饭不再晶莹洁白,而是显得干涩、发黄。有许多同学反映说为什么会这样?奥格威家的老板说都像昨天似的不得赔死,跟你说了也不怕,慢慢你们会习惯的,昨天是学校有规定,好伙食低价格,都是给爹妈们看的,以后有的吃就不错了,要不你就自己做。

接下来的事发生在篮球场,那里围观了许多同学,几个正在踢球的同学正跟开着“东风”来的司机和几个工人理论,既然不是换真草坪,为什么拿这些人工草坪,你们讲不讲道理,这里是学校,不是你们家,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那个司机更不示弱道,小孩儿,你给我听着,今天我表妹结婚,我赶时间,不然肯定废了你,你们他妈的一点理都没有,当初你们学校是租的又不是买的,现在租期到了,拿回去也是理所应该的。

几个同学像被什么蛰了一下,脸色煞白,不再说一句话。

狗日的校长,竟敢骗我们,招生的宣传单上明明写着有草坪,狗日的——

同学们就这两件事情为中心,准备‘威逼’学校,孰料事情竟不胫而走,下午的时候校领导召集全体新同学——开会。

校长的口才不错,同学们:你们好,我很抱歉,那些今天没踢到球的同学们,你们不要误会学校,的确,我们是租的草坪,是因为现在市场上草坪奇缺,为了保证同学们的消遣,我们在去年租用了这套草坪,今年到期了,但是我保证,一个月以内,我们就会拥有自己的草坪……

学生们是最容易满足的、也是最容易上当的。

后来听大二的同学说,狗日的校长就会放屁,娘的租了一年我怎么没有看见?

再后来学校迫于压力,还是弄了些残次的草皮,风波过去了。

(三)

231寝室的色狼们终于等到了军训,军训不但可以锻炼体质,更重要的是它还能体现女孩子的忍耐力和性感程度,你想呀,学校里什么时候那么多女孩才穿一样的衣服,站的那样整齐,除了做操,只有军训。军训还能锻炼男孩子的眼力,就是离了多远都能看清每个女孩子的脸。

……

吴昆仑他们班的教官是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说话倒是挺流利,不过有点紧张,他自我介绍道:我叫马通。谁料音没拿准,说成了马桶,大家都乐了,但周春虎乐的最响,也最具个性,笑到高音处音调陡然一转,教官狠狠地瞪他一眼,可是铁虎早已控制不住那乐,又乐了几秒才一脚刹车,好容易止住,又怕教官找自己麻烦,便耍小聪明,谁料说的太着急,显得一点都不聪明,他说:“教官,我保证没乐你,再说你叫不叫马桶跟我也没关系,你误会我了,我乐别的事呢!”

教官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谁料出来一个傻瓜,从同到尾又把故事给复述一遍,脸“腾”一下红了。

吴昆仑倒不很关心这些,他更关心的是那个叫韩梦雅的女孩子,虽然没有太多的交往,但是她的音容笑貌早已刻在了他的心里。就在这时候韩梦雅突然出现了,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衫,下身是深蓝色的超短裙,耐克鞋,肤如凝脂,螓首娥眉。性感、美丽、活力、青春、阳光。韩梦雅朝人群挥了挥手说了各位教官辛苦了,打扰一下:新同学注意了,本周周日晚八点有一场晚会,是迎接新同学的,希望大家届时观看。那些热的窒息的同学,尤其是男孩子立刻感觉到了冰爽和舒畅,眼睛也变的闪亮。

韩梦雅有一眼是特意看吴昆仑的,那一眼很特别,眼神里的感情交错复杂,有激动和兴奋,也有冲动和热烈,但是一瞬就消失了,也许消失的原因是吴昆仑当时正在低头吧,当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马教官已经在身边了,不停的喊着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吴昆仑转到后边的时候发现韩梦雅的背影,感叹她的身材,懊悔她的离去。

那天下午天气很热,热的让人窒息,不过窒息的都是女孩子,当第二个女孩儿倒下的时候,教官马通有些紧张了,他没见到过或说没有接触过体质这么弱的人,好在周春虎在几个女孩倒下的时候没有慌乱,撒腿就跑,谁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拿着水和扇子赶来,大家才知道如何抢救,过了一会儿两个校医也匆匆赶来。

就是他们,赶快看一看,不要留下后遗症。我警告你们,要用心,不要三心二意,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几个校医说只是中暑了,没什么大问题,待会儿就好了。

过了不一会儿几个女孩子相继醒来,其余的人告诉她们一切多亏了周春虎,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几个女孩子还是感谢了这位傻乎乎的男生。第一天的军训这样过去。

回到寝室,甄帅即羡慕又嫉妒地对铁虎说,老哥,今天你相当闪烁了!我就听到有许多女孩子要嫁给你,说你像猪八戒似的,会疼人儿。

是牛X闪烁了,可你也别涮我呀!我是孙悟空,不是猪八戒。你小子嘴太骚。

王小龙说,你没发现那些人里有一个相当龌龊的么?看见了还是没看见?

龌龊还是我靠?什么意思?周春虎弹了弹烟灰说。

你真没看见你帮忙的女孩子里有一个衣服扣子系的不多,胸罩都漏出来了。感觉那个女的不一般,穿的跟卖的似的。

你可不要那样说,胸大不是坏事,何况你又没接触过,不一定是坏人的。隋更强说。

周春虎误会了隋更强的意思,脸羞红的说,哥们儿,你接触过女孩子的胸呀?那不是很过分?

隋更强伸长脖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吴昆仑没有说话,他在想他的事情,一些只会在感觉上出现的东西,那些东西一直地敲打他的心扉。

(四)

我也要注意那个大胸的美女了,你真的对她感兴趣么?听起来蛮不错的,嘿嘿。甄帅在一边冷嘲热讽。

有没有搞错,不是我对她感兴趣,是她看我有魅力,想追求我,不过我是不会那样傻的,我会一直等下去,那个喜欢我的和我喜欢的人一定不会这样轻易的出现。周春虎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别瞎扯了,快到时间了,赶紧去操场集合吧!

他们来到操场的时候,操场上人山人海,但是一眼就能看见那个露着胸罩的女孩子,甄帅看的有些投入,结果马通来到他身边他都没发现。

看什么呢?马通顺着他的眼神望去,也有些难把持。最后还是把头转过来,正对上甄帅色迷迷的眼神,两人相互一笑。其中事由各自肚明。

休息的时候,甄帅凑到周春虎身边,见左右没人道,那个女孩好象一直地在偷偷地看你,看来是对你一见钟情了,该上就上吧,不过我看玩玩还可以,那个女人靠不住的。

就在这时候那个女孩子突然出现,甄帅恨自己口直,耸一下肩迅速离开。

你好,我叫施雨馨,那天我中暑多亏了你,我请你喝汽水。说着递过汽水。

周春虎有些尴尬,他心思细腻,怕这是他恋爱的开始,忙用语言加以搪塞,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的汽水我收下,我……

癫痫用药禁忌是什么呢
孩子颠痫能治好吗
癫痫病如何治疗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