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带超字的网名 >> 正文

【筐篼文学·微小说】选择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我们这座城市里,有一条河叫沁河。

沁河边,有一道街叫沁河街。街上有一户人家,女主人叫慧芳。是个善良,本分的家庭妇女。有个六岁大的儿子,她的丈夫是个货车司机,常年跑外,挣钱供养着母子俩的生活。慧芳和婆婆同住在一道街上,但是关系不大好,因此,平时丈夫不在家时,慧芳和婆婆不大往来,只有丈夫回来了,慧芳才和丈夫一起到婆婆家团聚一下。

慧芳个性强,倔强,不善言淡,不会八面玲珑说好话,不会讨婆婆欢心。

“顺其自然吧,又不在一起住,自己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慧芳常常这样想。

丈夫在外跑车,家里有钱花,慧芳在家操持家务,养育着六岁的儿子,儿子在渐渐地长大,乖巧听话;丈夫每次出外归来,会给娘俩买回很多礼物,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慧芳也很知足,把一切生活的不快抛到了脑后,小日子过得很惬意。

但,有一天,这一切,因为突然而至的一场风暴,被粉碎了。

那一天,慧芳出去买菜,临出门前,见儿子正和邻居的孩子在玩耍,便嘱咐儿子在家好好玩,自己一会儿就回来。儿子不愿意和母亲一起上街,平日里,喜欢自己在家玩,等着妈妈回来。这一次,慧芳没有强迫儿子和自己一起上街,只是看着儿子正玩得开心,嘱咐完儿子,匆匆地赶往菜市场,菜市场离家不远,用不了多大功夫,就会回来。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是慧芳这一时的疏忽,铸成了慧芳这一生的大错,让她悔恨终身。

等到慧芳买菜回来,一个晴天霹雳,把慧芳打晕了,儿子在玩耍时,一座残缺的的老墙,突然倒塌,把慧芳的儿子埋在了破砖下。

这是一堵多年矗立在那里的老宅的围墙,年久失修,危危可及,房子的主人早已不再那里居住。墙前是一片旷地。平日里,围墙前,常聚集着一帮玩耍的孩子,老墙虽然破烂不堪,但多年平安无事,没人把它当回事,可危险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而且它砸倒的偏偏是慧芳的儿子。

慧芳发疯似地呼喊着儿子的名字,邻居们也赶来帮忙,婆婆家的人也赶来了……砖头、土块像雨点似得被抛到了一边,慧芳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祈祷着儿子平安无事,她的手在机械地抛着砖头,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嗓子喊哑了……砖头被抛净了,露出了儿子那苍白的小脸,地上一片血迹,儿子双眼紧闭……

有人叫来了救护车,大家飞快地让出一条道,慧芳抱着血泊中的儿子,坐上救护车,飞速向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一切都晚了,儿子的小脸,永远地定格在了六岁那可爱的娇容上……

一个刚刚绽放的花朵,花季般的少年,就在这一瞬间,从世上消失了。

慧芳搂着儿子的尸体,几个人都拉不起来,她哭得如天旋地转,哭得嗓音嘶哑,浑身都在颤抖着,面色苍白:“我可怜的儿子啊,妈妈后悔死了,我怎么不带你一起上街啊……”

丈夫回来了,他眼睛里布满了睲红的血丝,出车的劳累已经使他疲惫不堪,这天大的打击又让他的心跌入冰冷的地窖……他站在儿子身边,抚摸着儿子那冰凉的尸体,心里呐喊着:“老天爷,这是为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慧芳如同傻了一般,任凭亲戚们处理着儿子的后事……

孙子死了,年迈的婆婆经不住这沉重的打击,顿时晕倒在地……这是她们家唯一的独苗啊!三个儿子,两个孙女,只有这么一个孙子。平日里,孙子,那是爷爷奶奶眼中的宝贝,掌上明珠啊!“我们家前世做了什么孽?老天爷这样报应我们?”婆婆在医院里,眼泪已经哭干,日夜喃喃自语着。昔日里,孙子那活泼可爱的面庞日夜出现在老人的眼前,老人时而哭,时而恨,恨媳妇的疏心大意,葬送了孙子的性命,断送了家门的根,这种怨恨,在婆婆心里扎了根,聚成了团,结成了恨……在她心里膨胀着,窝憋着……

儿子走了,慧芳日夜在悔恨中度日,她满脑子都是儿子的身影,她那活泼可爱的儿子永远没有了,留在脑海里的只有儿子的音容笑貌:看到别人的孩子在玩耍,她在孩子们中间寻找儿子的影子,吃饭的时候,她念叨着:‘这孩子,到了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回家;’睡觉的时候,她不让丈夫锁门:‘孩子一会就回来了’;儿子的玩具,她一盯就是半天,仿佛可爱的儿子正在那兴致勃勃地玩着;慧芳的神经几乎崩溃了,她始终走不出失去儿子的阴影……

失去了儿子,丈夫心里也始终沉浸在悲痛之中,可当看到妻子一直不能自拔地生活在自责之中,他反过来又安慰妻子:“我们还年轻,再要一个孩子。”为了让妻子开心,他停止了跑车,在家陪伴妻子。

本来不和睦的婆媳关系,变得更紧张了“一个家庭妇女,连个孩子都看不住,要她干什么?”婆婆的闲言话语,传到了慧芳的耳朵里,慧芳的心里更难受了,婆婆的不原谅,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往婆婆家里去?慧芳开始不登婆婆家门,逢年过节,也是匆匆地在婆婆家打个卯,强装着笑脸,在冰冷冷的婆婆面前吃顿饭,又匆匆地赶回自己家。

时间在一天天地过去,在匆匆的岁月中,儿子的话题已经淡化,慧芳和丈夫又恢复了正常生活,丈夫尽可能地住在家中,因为他和慧芳还想要一个自己的骨肉。

可是,一连两年过去了,媳妇的肚子始终没有一点动静,丈夫开始沉不住气了,咳声叹气地,开始酗酒,慧芳每日如坐针毡,一天到晚地面对着愁眉不展的丈夫,她的心里更不好受了。

又是一年过去了,慧芳的肚子还是稳如泰山,丈夫的心情更烦躁了,妈妈每天在他面前叨叨着媳妇的不是,回到家中,他也不愿和媳妇说话,见到慧芳好像见了罪人似地……慧芳开始四处寻医,吃药,甚至家里供奉起了送子观音,她多么希望慈悲的观音菩萨能赐给她一个儿女啊!

春节到了,大年初一,慧芳和丈夫回到婆婆家,侄女们围在爷爷奶奶面前,争着给爷爷奶奶拜年,慧芳看着眼酸,躲到了一边。

婆婆发完红包,手里留着一个红包,叹着气对慧芳说:“每年,我都多准备一个红包,留给你的孩子,慧芳,不知你让我们等到那年那月?”

婆婆的一席话,触痛了慧芳那颗受伤的心,几年来,婆婆没少在自己面前冷言冷语讥讽自己,孙子的离世,婆婆始终认为是她的错,几年又不育,在婆婆眼里,那更是她的短处,自己在婆婆眼里没有一点长处……

慧芳积攒在心里的怨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她放声大哭起来……

“您是故意在伤我的心!”慧芳哭着喊道。

“我伤你的心?你早把我们的心伤透了!我那可怜早死的孙子啊……”婆婆说着,也大哭起来。

慧芳实在在婆婆家呆不下去了,她破门而出,临走时,留下一句狠毒的话:“活该!该你绝孙!”

大年初一,慧芳在自己家待了一天,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会儿想起儿子,一会儿又是婆婆的冷言冷语,一会儿又是丈夫那阴沉的脸……我该怎么办?难道自己的一生就这样生活在失去儿子的阴影中?生活在婆婆的冷嘲热讽中?生活在丈夫的阴森森的冰冷脸色中?人的一生,难道就没有一点波折和磨难?在这个家中,谁给过我一点安慰和温暖……

门开了,丈夫喝得醉醺醺地进了门,走到慧芳的跟前,一把把慧芳揪了起来:“你他妈地说啥?让我家绝孙?你他妈的娘们怎么这么心狠……”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闪到了慧芳的脸上。

慧芳嘴角在滴血,她全然不顾,任凭那血嘀嘀地流在地上,她冰冷冷地站着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曾经和她相爱过的人,如今,他的脸庞就像恶狼一般,狰狞可怕。慧芳的心里在滴血,她心里明白,该自己痛下决心的时候了,她的婚姻已经走到了尽头,到此为止,该结束了……

北京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
癫痫的早期症状有哪些
癫痫病在哪里治疗最好

友情链接:

柳絮才高网 | 指环王结局 | 高晓松的微博 | 幼儿动物英语 | 美术生高考 | 公众人物隐私权 | 单反镜头品牌